明星八卦

 明星八卦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2-19

很嘲讽,剃掉胡子的那天我就知道自己已经提前告别少年,却还是厮混在一帮青春里面,其实不算羞耻,只是怀念,就像多年以后,我会怀念某个人的笑容,虽然我不知道笑容后面究竟会告诉我什么,但时间会告诉我风花雪月需要承担什么,人就像一片雪花,负责美丽,但也会带来寒冷,徒维的伤悲不需要人懂,但作为稻草人,他很满足,这就够了。

一直向往平凡的生活,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,我想,你也喜欢吧,每天的短信或许让忍让人心烦,那就扔到风雪中吧,我也丢到草稿箱吧,叨扰免不了的心酸,能勾不起的就选C吧,其实我挺怂的,从来都是硬着头皮闯荡,也只是不想留下遗憾的矫情,这些改变不了的,就顺其自然了,我尽量的不写错别字,我害怕检查,一字一句都是遗嘱,不是告别现实,只是告别光芒万丈的青春,再回不到红发的少年,只是一个油腻邋遢的凡人。

一直想问你,到底那句是骗我的,或许也不存在被骗的资格吧,但就是想知道保存在我相册的剪影是在什么心境下才出现的字句。
“会,考虑,习惯,考验,需要,相信,守护,…”

为了一个9被伤的7荤8素,到最后连自己最初的自尊骄傲都10不起来,就像一个0,从一无所有,到一无所有。

解释不了的命题,即使抓破头皮也也觉得是悖论。

=

我知道太多道理,却还是过不好这一生。这怕是很多人的感觉了吧,也有人说这是因为没有认清自己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不知道自己想要过什么生活,但我却觉得不然,我很清醒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 ,却还是沉浸在这样的烦恼中。

下雪的天气,单从景色而言,不是四季最美,但也足够怀忆,不该在时光的走廊相遇吧,不然怎么会满地的破碎,不过不是朋友的血的刺激,这些话我也没有勇气敲出来,也不会干扰到你的。

回忆或许已经足够丰沛,可以告慰此后没有慰藉的人生,我一直以为一句好梦抵的过千言万语的晚安,却也在诋毁中消散,那最后一句好梦留在这儿吧。
好梦

就像雪花的飘零,天际落下飘散,哪片雪花都不知道自己会飘向哪里,或许只是为了某个方向不惜消融自己的棱角,只为到达,但风雪会让你简单如愿吗,不会的,我丢弃自己的峥嵘,舍弃骄傲,只求一个角落能让我栖身慰藉,六芒的光芒早已从我身上消散,不在闪耀,但换不来爱情,我没有活在童话,却看着童话里的故事。

如果可能的话,有时候我希望我们把时间的刻度全部抹去。一天、一个星期、一个月、一年,但没有刻度就意味着没有结束也没有开始,然而显然,所有人都极其需要一个开始,和一个结束。

时间不会停止,我们也不会永垂不朽,三流作家还写到过:这个世界上,没有两个真的能严丝合缝的半圆。只有自私的灵魂,在寻找另外一个自私的灵魂。我错过了多少,从此在风景秀丽的地方安静地跟自己说,啊哈,原来你不在这里。 

可能你不会记得,可能你总有理由开脱,却是我恍惚的根本,是我迷醉的理由。

某些经历,或许只有没有梦想的人值得经历吧,我在睡大街的时候的过往,会埋藏在我心里一生,但幻想就是如此逼真,叫人无法自拔。

既然没有理想,那就不要幻想未来。既然惦念过去,就不要惶恐昨天。落日和朝阳不停转换就改变了时间,飘雪和落叶轮流更替就荒芜了光阴。世界现实总是亦真亦幻,你认真你就输了,你不认真你就败了。

我不知道三年束冠的言语在看不到阳光的情况下能坚持多久,但人总会给自己一个期限,或早或晚,总不准确,但很需要,就像老人需要一根拐杖,其实他能走的,拐杖借不上力的,毕竟手臂也没力气,但有了拐杖,天涯海角就还有方向,没有了拐杖,上个厕所也得扶墙,话很粗俗,但你会慢慢理解。所以我很需要一碗古龙慰风尘的酒,可以不温,但足以慰藉此后没有共鸣的人生。

有时候线索就在眼前,却宁愿跳过寻找别的答案,算逃避吧,也算害怕真相吧。

十年前的心脏很厚,用力才能碎,里面是红袖章, 发带贴纸,鸡毛毽子, 明星礼包,动漫卡片和被积雪覆盖银色的雪,十年后的心脏很薄,一吹就能破 ,里面是啤酒瓶,失眠夜 路灯,黑眼圈和舍不得关的聊天窗口。

可能一个人的名字是个感叹号,句号,又或者也可能是个问号。

三流作家还写过:我知道旁人会无法理解。其实一段爱情,是不需要别人理解的。 真情的说痴情的真矫情,感性的说理性的没人性,坚强的说勉强的不自强。你不知道他的道理,可人人都有自己的爱情。 我爱你是三个字,三个字组成最复杂的一句话。 有些人藏在心口,有些人脱口而出。也许有人曾静静看着你:可不可以等等我,等我幡然醒悟,等我明辨是非,等我说服自己,等我爬出悬崖,等我缝好胸腔来看你。 可是全世界没有人在等。一等,生命将写满错别字,看不见华美的封面。 全世界都不知道谁在等谁。 而我,在等你。

像一条草狗,秀逗的闹腾,慌乱的争斗,瓜皮的流浪,傲娇的挺胸。

紫霞留下了一滴泪,我却除了回忆,或许什么都没有留下。

我像一只猴子,一直竭尽全力的守候井中的月亮,我像一只蝙蝠,一直撕心裂肺的偷窥没我的生活,我像一只飞蛾,一直撞向因果的烛火。。。

呼啸而过的何止面孔,还有无数虚幻的剪影,念念不忘的,不一定有回响,那就让他爱响不响,一往而深,再而衰,三而竭。何必将一生的希冀圈图在一个朦胧的虚影中,边走边爱的,未必不深情,表里如一的,未必不始乱终弃,都是寻找一个互相将就的佝偻背景,那在这之前,何不看遍千山万水,跨过山和大海。只要最后还知道留下的空间是专属谁的,便解释的了所有糜烂。

别来无恙,仅有的问候,最简单的回复,手机内存不舍得清理的是某些人的记录,但手机迟早要换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,却也很无奈。

最基础简单的几个数字,贯穿整个疲惫不堪的青春,无规则的组合排列,编织篡改臆想。现实于是撞车悲喜剧,思想于是轰炸历史残骸。你想全身而退,奈何双腿跪在原地,迎面就是滔天浪焰,眼睛却迎着回忆穿透灾难。

你的头像依然在我的置顶,却不在我的列表,每天我都习惯性的发无数的消息去骚扰,却永远收到系统的回复,安慰了自己,取笑了观世人。

年华一派细水长流的模样,绕着明亮的小镇,喧嚣的夜晚,像一条贪吃蛇,寻找路线前进,避免碰到落在身后的另外一个自己。
~~~

可是序幕没有拉开,指挥就说声再见。微笑没有启齿,眼泪就打湿衣衫。厮守没有开始,人就远走他乡。

我看不到希望,我解不开三角悖论,没有绝对的天长地久,父母一辈的爱情我再也没看见过,苍井空的婚姻证明了真爱的存在,但我却在酒精的催眠下麻木了,纠缠不存在的,一个广场舞大妈曾告诉我,如果她跳的足够快,她的孤独就追不上她;一位拾荒大叔曾经告诉我,如果他翻垃圾翻得足够仔细,便能找回丢失的自己;一位环卫工阿姨曾经告诉我,她每天都扫这两条街,七年了,都没扫干净心中的瑕疵;一位碰瓷的大爷曾经告诉我,只要他演的够逼真,就能骗过匆匆流逝的时光…

至尊宝昏睡期间一直会念叨晶晶的名字,九十八次,是的,不能忽视的,但当他遇到紫霞后,自己毫不发觉得就念叨了784遍,785遍。

我早已不在懵懂,也已经适应如何逃避孤独,却再也没有初次涉世的心境,这个世界如果简单长存,便不存辜负。

可能世界上真的存在着不能流泪的悲哀吧。我没有勇气的,我只是想抓住闪耀,却发现风从指缝流逝,水从脚尖划过,光从眼角闪烁,虚幻的总是抓不住的,西游记中最深情的一幕,不是大闹天宫,不是石破天惊,不是落地成佛,而是一只猴子出世之后,坐在山巅,一身懵懂,满目孤独。

村上春树曾说过,少年时我们追求激情,成熟后却迷恋平庸,在我们寻找,伤害,背离之后,还能一如既往的相信爱情,这是一种勇气。

我不知道我的结束,但我还了解我的开始,我不想规矩刻度,却一直禁锢在无形的牢笼中,免不了惶恐,躲不过彷徨,坚持着平静,追随着迷茫。

季节走在单行道上,所以就算你停下脚等待,为你开出的花,也不是原来那一朵了。偶尔惋惜,然而不必叹息。雨过天晴,终要好天气。世间予我千万种欢喜,全部遗漏都不要紧得你一枝配我胸襟就好。

其实吧,草狗的生活很秀逗,但只是站在人的角度无法理解而已。

我一直恐惧等错了人。这种恐惧深入骨髓,在血液里沉睡,深夜频频苏醒,发现明天有副迫不及待的面孔,脚印却永远步伐一致,从身边呼啸而过。

早一步与晚一步就隔开了日出与黄昏。
从此之后我遇见青山 遇见白雾
独自尝这世间的苦与独
却再不能与你重逢了

王家卫有许多的狗屁道理,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,很是传颂,但我觉得,念念不忘,爱响不响吧,没人记得周期,没人怀念破败。
你燃烧,我陪你焚成灰烬。你熄灭,我陪你低落尘埃。你出生,我陪你徒步人海。你沉默,我陪你一言不发。你欢笑,我陪你山呼海啸。 怎样都可以。

3吧,其实挺好的,能6下来的,总会6下的,1最是简单纯粹,但偏偏就要2的作4,不到一5所有不会明白。

嗯,很喜欢曾小贤的那句话:当你面对两个选择的时候,抛硬币总能奏效。并不是因为它总能给出对的答案,而是在你把它抛在空中的那一秒里。你突然就知道,你希望的结果是什了。

你可以享受我的感情而不作为去冷漠,但我的一腔孤勇不全是自导自演的,总有某些瞬间会让我信奉,可能你不在意或者已经习惯不以为意,但那就是我对这个世界仅存的一点信任了,苟且没有意义,昭阳不再少年,没有人会一直站在原地,就像三流作家写的:有人站在原地,等了那么长时间都等不到,自转把他从黑夜带到白昼,公转把他聪春天带到秋天,哪里来的原地,再等你就老了。

有些倒影就像一把98k,在你毫无戒备时就将你的胸膛穿破,你泪流满面,你惶恐彷徨,却无力撼动,枪口又会无声无息转动,寻找下一个无辜又懵懂的碉堡,管你什么材质,永远弹无虚发,又是友情客串,承载一段仅供参考的流年。